王羲之妻郗?墓识真伪的考据_62

2017-04-21 10:18

  现按其碑文顺序对碑中的习用书体和俗体略作分析,因为我没去过

  由小篆隶化的一种通行体。《说文》或体作 ,南宁城市东西向快速路开工全线将建15座立交桥_中国南宁_8,《玉篇》俗作 ,正与此同。胡吉宣先生谓俗作 者,《切韵》同,汉碑多如此。(胡吉宣:《玉篇校释》卷6,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9年,第2册,第1360页。)

  王汝涛先生在他的文章的开头说:“原来我国现存的汉字碑文以及出土的墓志铭等,都有其标志时代特点的地方,多取那个时代的同类墓志比较,大多可以辨别是真是赝。本文在王羲之郡望方面写作琅琊,启人疑惑。因为两晋时代,官方文书中多写作琅邪,没有写作琅?或琅琊的,而在今存东晋墓志中,又均写作琅耶(参见赵超《汉魏南北朝墓志铭汇编》中的《石?墓志》、《王兴之墓志》等)。”后来他看清了碑文,于是在文章的小结中说:“晋碑上二个字的特定写法:邪作耶、荥作荧,殷深源作殷渊源,都写对了,61.31 KB。”王先生长期在临沂工作,这一点是很有见识的。按:《玉篇》卷四耳部,耶,俗邪字。《集韵》邪或作耶。又《玉篇》邑部邪,琅邪郡。胡吉宣先生认为邪字变从耳者,六朝别字也。(胡吉宣:《玉篇校释》卷4,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9年,第1册,第919页。)《郗?墓识》之“琅耶”,可作此碑确为六朝物之一证。

  1。第三行 琅耶

  下半部心字保留了小篆的写法。

  3。第八行 叔

  2。第六行 思